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俞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首批获得中国证监会资格认证的注册分析师,浙江大学经济学硕士,高级程序员。1991年华东师大计算机本科毕业即进入证券市场,在股民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声誉,其中在新浪"谁是最受欢迎的股评家"调查中列前三位、在中国证券网"股评家排行榜"791位股评家及机构中排名前五位。

网易考拉推荐

《逃离外企》第4章:公司作秀场  

2006-12-14 21:28:01|  分类: 《逃离外企》专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章 公司做秀场


职场就像一个官场

世界500强、美国500强、《商业周刊》全球1000大企业……好象一个个都来头不小。很多中小企业都被这些企业的名头唬得一楞一楞的,好象这些企业的管理手段都像是美国打击伊拉克的精准式武器一样又准又有效,都是完美无缺的,好象这些企业的经理总监们一个个都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又壮又能干似的。

事情果真是这样的吗?远的有做假帐的安然,涉嫌走私的富士;近的有在非典期间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发民难财的罗氏,还有前几年连续因为内部腐败被曝光的联合利华和宝洁。某某中国——这些所谓的世界500强企业的中国公司,实则掩盖着无比的官僚和腐败。

David这个人,是这些腐败的500强企业的官僚经理的缩影。他(们)深谙职业场上的种种规矩。David的道行,并不在于业绩,而事实上在欧诗雅之类的大公司里,业绩也往往并不取决于他们。经理们在这里扮演的,是一个在官僚机器中正常运转的螺丝钉,他们如果想做发动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离开这台机器,去一个能够让你做发动机的地方。然而可惜的是,在大多数的跨国企业,这台发动机永远都不会属于中国的经理们,尽管他们未必没有能力,但是这台发动机却永远摆在离中国千万里之遥的全球总部,一点都没有挪窝的打算。

这些企业的业绩压力事实上比中国的大多数中小企业要小很多,这正如螺丝钉的作用是让一件事情顺利地运作,而发动机却是让一件事情去发生一样。既然“业绩”不是第一的,那么“政治”就顺理成章地摆在了第一位,这时候,你的老板对你的态度就是你第一个需要关心的事情了,而你的老板喜不喜欢你,就看你皮鞋擦得好不好。于是,关心老板的生活起居就要比关心自己的业绩更为重要,关心老板的喜恶就要比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更为重要。

所以,每个这样公司的员工(尤其是经理以上的)首要关心的已经不是绩效,而是自己是在公司的解雇线之下还是之上。他们很容易知道他们处在什么位置,如果因为你没有完成任务而被解雇,你就在解雇线下面。而如果你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仍然没有被解雇,那你就在解雇线上面。当一个员工在解雇线上的时候,他就会沿着这条线,顺利地向上滑行。

这就是目前李白、David、Nick这样的团队——这种大企业营销队伍——的一个实质,团队越来越政治化,每个人关心的是自己的位置能否被保住,每个人都在习惯推卸职责,因为谁都知道做的多就会错的多。

这些大企业的营销队伍已经变得越来越丧失战斗力和战斗感,营销是一场战争,我们需要的是那种愿意全权负责计划和指挥市场运作的人们,但是,现实是我们已经愈来愈找不到那种充满着激情和战斗感的营销人员了。

在跨国大企业强势品牌的光环之下,很多营销经理也变得非常的强硬——但是这种强硬并不是基于对公司利益的维护,而是一种倚仗着公司背景的霸道。每到一地走访,经销商的简单招待是不够的,“革命小酒”显然是需要天天醉的,完了之后还要桑拿、卡拉OK、泡吧。市场依然会存在,因为这些营销经理是躺在强势品牌上呼东喝西的人,他们只需要在唱歌喝酒泡桑拿之后给经销商一点小恩小惠就可以了——经销商是现实的,投资在这些人上的腐败基金,他们知道一定会获得加倍的返还。David虽然不懂销售,更不懂市场营销,但是这丝毫没有阻碍他在这些企业的发展,对外根本不需要他操心,因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代表着能为客户带来稳定而长期利益的国际品牌,他是客户需要好好招待甚至是好好贿赂的人,至于他究竟是David还是另外的某一个谁,这又有什么重要呢?开夜总会的总会好好招待你,因为你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串金钱的符号,而David对于客户而言,正是代表着欧诗雅这个金钱的符号。对上,David需要的是一座靠山,只要Nick不倒,他David也不会倒,正如同David需要下级和经销商擦他的皮鞋一样,Nick也需要这样的下级做同样的事情。对下,David需要的是绝对的听话,他的另外几个同义词是“执行”、“细节”和“没有任何借口”,当然里面的真实内涵就是“蒙蔽”,当一个没有思考能力又听他话的下级出现的时候,那就是他要找的“优秀员工”,反之,就是David这些企业官僚们需要驱逐和扼杀的人。

这就是目前大企业营销队伍的另一个现实本质,当大企业的运作越来越官僚化之后,这些营销经理也越来越远离了商业的本质,每一次的客户拜访,像是一种礼仪,并且职位越高的经理的市场拜访越像是一场秀,一场官员的出巡。当然,如果出巡的碰巧是CEO,那么就顺理成章地晋格为皇帝的出巡。

这种秀已经越来越让营销团队失去市场的敏锐嗅觉,低职位的营销人员因为不能决定什么,所以出于明哲保身的目的也并不急于改变什么——因为改变本身意味着职业的风险。高职位的营销人员根本就看不到什么现实的状况,因为所有的市场拜访的路线都已经被事先安排好了,他们被低级别的营销人员前呼后拥,犹如在牢笼。

而从李白给高层们做的那套数据大掺水分的访店参考手册中,我们也不难发现另外一个大企业的实质。这是一些为了管理而管理的企业,办公室里有着一大堆在制定着计划和战略的高级经理们,但是在市场上的业务人员却寥寥无几。公司内臃肿的层级和部门的设计,也使得营销团队越来越忙于应付各种各样毫无生产力的东西——无聊的报表、凭空捏造的销售预测、缺乏市场基础的年度计划。这种年度计划,完全是基于公司的数字游戏而不是事实上的市场情况。让我们想象一下,当你在战场上打仗需要援兵的时候他们却对你说:“对不起,援兵要明年一月才到,因为今年的费用已经用完了,到明年一月才会有新的预算。”当然,CEO来访的费用预算显然是比市场营销的预算要重要得多得多的。

这就是大企业营销团队的管理现实,每个人为了完成纸张或者是E-mail上的报表和工作,为了做数据让管理层和别的部门觉得舒服和可信,却不知道做的越多,事实上离开市场的实际越远,越缺乏可信。

但在这样的大企业“官场”上,这些话正像皇帝的新装那样,是不能去拆穿的。在一群疯子的圈子里,一个正常人就会被视为疯子。

为了告别的聚会

晚上9点多,李白来到了世贸饭店的舞厅。刚才他一直和杭州的同事们一起在办公室里,商量着明天还要去拆除那些今天用过的道具、向别人借的场地、灯箱广告和促销台。

舞厅的音乐震耳欲聋,李白看见CEO正坐在中心位置上喝酒,马伯乐和一些衣着暴露的模特在舞池中跳着舞。找模特的事情,李白委托给了Susan,她那些专柜的小姐们推荐来的模特果然是一个个漂亮动人兼热情似火,此刻正在舞池中和总监们欢快地跳着。上海总部来的总监们的随员们(大多是女的)也都一个个地扭动着曼妙的身躯,少了白天那些厚重的冬衣的羁绊,此刻她们正在CEO和他的高级经理们面前尽情展示着自己另一面的魅力。

李白脱了大衣,但是显然里面的正统西装也是不合时宜的。他的那帮同事今天也是一个个西装领带,没有换过。这些人都在吧台拿了酒或者饮料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他们知道,这无非是又一场的秀,尽管舞台设在了杭州的某一个高级酒店,但是主角依然不是他们,而是上海总部的这些总监们。

舞台上忽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漂亮女人的面孔,美丽而又高傲,但是无限的微笑和英文的问候语却都朝着CEO而去,李白对着旁边上海柜台制作部的一位同事问道:“这个人很像那个谁啊!香港著名的节目主持人,还给我们的新产品做过广告的!”

上海的同事显然对李白的消息闭塞感到惊讶,“那就是那个谁啊,香港的著名节目主持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吧?马伯乐花了重金昨天把她从香港请过来的,怎么样,对CEO的招待安排的周到吧?”

名主持人的到来,使得原本就欢快的舞厅气氛变得更加的欢快了。李白拿着酒瓶,去和上海的那些认识的同事们打招呼,碰到David的时候,李白忍不住问了问关于CEO对市场访问的评价,David喝着酒,抽了一口烟说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CEO,反正他要是感觉不好,谁都保不住你。”但是看着David轻松喝酒抽烟的样子,李白知道,估计是过关了。但是,难道CEO真的只是为看欧诗雅的产品陈列和促销活动而来的吗?李白曾经在网络上查找过关于CEO对中国市场的评价,CEO认为中国市场非常有潜力,并且希望在中国继续引进欧诗雅的几个国际品牌或者在中国当地进行品牌收购。从今天CEO对别的产品的关注程度来推测,李白怀疑这次他主要是来看几个竞争对手和本土品牌的市场情况的。谁又知道CEO在想什么呢?李白觉得,CEO看着他们,正如他小时侯经常看的地上的那些爬来爬去的蚂蚁一样,尽管蚂蚁在那里忙忙碌碌地为生存而工作,但在李白看来,那只不过是有趣和好玩,李白可以轻易地掐死它们,不费吹灰之力。CEO对于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舞会还在那里进行着。David到处找着比他官大的人打招呼和碰杯,然后再回到比他官小的人那里享受一下“老板辛苦了”、“老板这次接待的好”之类的吹捧。这次除了李白的杭州销售队伍以外,David还从华东区抽调了不少人,当然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虽然没有帮上李白什么忙,但是照顾好David,也算了帮了李白最大的忙。

David这次来算是“要务在身”,经销商的招待大多是能免则免了。但这并不是他的一贯风格。David每次来杭州一般都是不告诉李白的,这点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康熙微服私访记》的影响,据说这样是为了让大家随时提高警惕,更好地做市场。不过李白却是经常听到业内同行传来的消息,说是晚上又在某某歌厅的包厢碰到你们老板David了,而这样的消息过后的一天,David一般都会准时露面,并经常以银泰百货为例骂一顿“你们这些人,这么好的市场也做的那么烂。”之类的话。李白初时也以为银泰百货问题真的很大,但是怎么核对陈列标准都和公司的一模一样,并且业绩也是每月攀升,后来他终于知道原来是每次David来都住在对面的宾馆的缘故,并且David一般都只看这一家店作为管窥市场的手段。在训过李白之后,David晚上的安排一般都是经销商请客吃饭,David对杭州餐馆的了解程度远在李白之上,哪里有什么特色,哪里是什么菜系都是如数家珍,这也不奇怪,他在联合利华和羽西公司工作的时候也经常来杭州。但是David唯一不知道的是价格如何,因为他从来没有买过单。David晚上的第二件事情一般都是去金碧辉煌唱歌,这是杭州最贵的一个卡拉OK歌厅,按照惯例,每次经销商都得为他准备至少一箱的啤酒。

李白甚至都觉得CEO的市场访问比David的巡幸还更简单一些,只要把商店搞好,别的事情上面会负责。但是David每次来,却总不能让他轻松,吃饭,喝酒,说着场面上的话——还不如CEO来更简单了。

CEO在舞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早早地走了,估计是一天的忙碌,想去早点休息了。舞会并没有因为CEO的离开而结束,此刻马伯乐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新的焦点,几个女模特和上海的女同事们跳到兴头上,都已经只穿一件小汗衫了。酒、香烟、暧昧的灯光、浓妆艳抹的女郎和各怀心事的人,组成了这个欢乐的为了迎接CEO同时也是为了欢送CEO离开杭州的聚会……

 

第二天一早,上海的大队人马就走了,CEO专机飞往浦东机场,马伯乐陪同,余下的一些人也急急忙忙地随着欧诗雅的车队去了上海。

李白今天的心情算是轻松了,但是连续一周多的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6小时以上,身体却感觉非常的疲惫。武林广场昨天还是欢乐的海洋,今天却成了一个到处在拆台的工地,一片破败的感觉,和昨天恍如隔世。这一天的天气也异常的阴霾,浑然不似昨天的晴朗。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萧瑟凄凉的感觉忽然涌上了李白的心头……

李白在想,这就是当初他怀着无比热忱来为之工作的欧诗雅吗?这就是一个被无数光环和赞美所笼罩着的世界500强公司吗?

现在是不是该离开它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