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俞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首批获得中国证监会资格认证的注册分析师,浙江大学经济学硕士,高级程序员。1991年华东师大计算机本科毕业即进入证券市场,在股民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声誉,其中在新浪"谁是最受欢迎的股评家"调查中列前三位、在中国证券网"股评家排行榜"791位股评家及机构中排名前五位。

网易考拉推荐

考试人生  

2007-06-10 00:04:37|  分类: 船上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了。据说现在的高考的录取率能达到70%,与我们那时候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简直有了天壤之别。
 

我从来都厌恶考试,因为从读初中时候开始,我就怀疑书本上的知识。怀疑并对老师所教授的学问提出怀疑,这是我从初中开始便有的最大爱好。

 

举几个例子。中学时读辛弃疾的一首词,里面有“八百里分麾下炙”,老师说“八百里”的意思是指军队人很多,有八百里长。当然,他也觉得八百里长过于胡说八道,这个距离等于杭州到温州的距离,几乎等于横跨浙江省,实在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因此他说是夸张的说法。但我并不认同他的观点,查了很多书籍,我对老师讲,八百里是指牛。这句的意思是说大家烧牛肉吃。因为有“千里马,八百里牛”一说,辛弃疾又恰好是一个喜欢掉书袋的人。不过我的观点老师当时并不认同。

 

另外一件事也是语文课上,我记不得是高中语文还是大学语文,当时是一篇毛泽东的《论党八股》,要求写这篇课文的读后感,我的文章是《论毛泽东的<论党八股>本身就是党八股》。这样的文章自然是不及格。但是我自己觉得是写的很好的。

物理也有同样遭遇,高二的时候我自学了《大学物理》,已经可以替一位在浙大读大一的邻居做大学物理的作业了。当时一些高中物理的题目,我就擅自使用了大学物理的解法,结果自然是大大的钢叉。可是物理老师自己做不出的题目,偶尔还会来问我怎么做。这些,都无一不让我对他们的能力和考试的有效性产生了浓重的怀疑。

 

对中考或是高考,我的记忆其实已经很淡薄了。记得的几点是高考天很热,还害得我没有看成世界杯决赛。考试完的晚上,一群同学在体育场路上骑车大声唱歌,唱的是Beyond的《再见理想》,竟然感到有些伤感。

 

我记得的是考初中,是在杭州的十四中考的。考试的科目只有两门,数学和语文。那次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带上了手表。是我爸爸的手表,意思是要我注意时间。从那以后,我拿过他几块手表,不过后来,他拿过我更多的手表。

 

那是个下雨天,爸爸一直在外面的操场上撑着雨伞等我。考试结束之后才和我说一大堆“唯有读书高”的话,告诉我考试有多重要(大概怕考试前说我压力大)。对我期许考试好,将来有什么什么。可是等这些什么什么我都有之后,发现他们和考试的关系其实并不大。

 

高考结束后的很多年,我有时候都会梦到要考试了还没有复习。其实这种习惯几乎就是我对待考试的态度,临时抱佛脚。除了记忆力,我们国家的考试很难说考了什么。

 

大学时代,对付痛苦考试的办法就是作弊。经常配合我作弊的同学学习成绩虽然也不怎么样,但是倒也都可以混到及格。不过若干年后,他也是把书本一丢,专业一丢,痛骂起了考试。他现在在从事和他以前考试的知识毫不相关的东西,在上海投资了几千万做医疗器械的生意。

 

我这种对考试的厌恶甚至延伸到了现在,凡是评奖评选啊一律都懒得参加,哪怕别人颁奖给我也懒得去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都让我联想到考试。每次看到那些虚头八脑的人又成了什么什么“十人”、“100人”,我总觉得,他们真会考试啊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