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俞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首批获得中国证监会资格认证的注册分析师,浙江大学经济学硕士,高级程序员。1991年华东师大计算机本科毕业即进入证券市场,在股民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声誉,其中在新浪"谁是最受欢迎的股评家"调查中列前三位、在中国证券网"股评家排行榜"791位股评家及机构中排名前五位。

网易考拉推荐

你所不知道的外企职权压榨  

2006-07-05 21:41:16|  分类: 《逃离外企》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度前段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逃离外企”的搜索量居然超过了“外企”和“外企招聘”或者一切其它挂有外企标记的词语。

 

这件事情的发生至少和两件事情有关,一是“史上最强外企女秘书”瑞贝卡和她的上司陆纯初的关于“下班锁门”事件所引发的互联网职场绯闻,这个被媒体称为“秘书门”的事件最终导致的结果是瑞贝卡和陆纯初都被迫离职。另外一个原因是《逃离外企》这本书的出版,大多数人看了这本书之后的第一感觉是“外企怎么会这样?”

 

外企的职权压榨

看似不关联的事情,实则内部有着深刻的联系。秘书门事件和《逃离外企》,都有一个相同的主题:外企的职权压榨。

 

我相信瑞贝卡不会仅仅因为陆纯初简单的一封批评邮件而愤而反击。从陆纯初那封愚蠢之极的邮件中我们不难看到一个在公司里面为所欲为的外企“老板”形象。连出门忘带钥匙这种小事都要把气撒在秘书身上的人,你很难相信他在工作上不把自己的错误算在他手下的员工身上。而事实上从后来各种新闻媒体的报道上来看,似乎这样说也并不为过。瑞贝卡的回信,正是对这种不公正的职场待遇的总爆发。毕竟,员工不是保姆,秘书也不是丫鬟,他们有选择的自由,他们炒掉可恶老板的成本只是再找一次工作的机会。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逃离外企》的主角李白的身上。作为欧诗雅――一家虚构的世界500强公司――的城市经理,他和瑞贝卡一样,都生活在职场的底层,头上都是一些可以把他们呼来唤去的上司。李白在公司里面深受他上司DavidXue这个职场老混混的压榨,在“圆满”完成接待公司全球CEO的工作之后,David们去了欧洲旅游,李白则一点功劳都没有,并且继续被David穿小鞋。

 

David或者陆纯初这些人,正是这些腐败的500强企业的官僚经理的缩影。他们深谙职业场上的种种规矩。他们的道行,并不在于业绩――陆纯初最后离职的官方解释虽然也是“业绩不佳”,但是你就权当笑话听吧――而事实上在这些跨国大公司里,业绩也往往并不取决于他们。经理们在这里扮演的,是一个在官僚机器中正常运转的螺丝钉,他们如果想做发动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离开这台机器,去一个能够让你做发动机的地方。然而可惜的是,在大多数的跨国企业,这台发动机永远都不会属于中国的经理们,尽管他们未必没有能力,但是这台发动机却永远摆在离中国千万里之遥的全球总部,一点都没有挪窝的打算。

 

这些企业的业绩压力事实上比中国的大多数中小企业要小很多,这正如螺丝钉的作用是让一件事情顺利地运作,而发动机却是让一件事情去发生一样。既然“业绩”不是第一的,那么“政治”就顺理成章地摆在了第一位,这时候,你的老板对你的态度就是你第一个需要关心的事情了,而你的老板喜不喜欢你,就得看你皮鞋擦得好不好。于是,关心老板的生活起居就要比关心自己的业绩更为重要,关心老板的喜恶就要比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更为重要。所以,陆纯初的邮件也不是没有道理,当一个秘书胆敢把他不带钥匙不当回事的时候,事件就此发生了。

 

因此,每个这样公司的员工(尤其是经理以上的)首要关心的已经不是绩效,而是自己是在公司的解雇线之下还是之上。他们很容易知道他们处在什么位置,如果因为你没有完成任务而被解雇,你就在解雇线下面。而如果你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仍然没有被解雇,那你就在解雇线上面。当一个员工在解雇线上的时候,他就会沿着这条线,顺利地向上滑行。

 

这个职场规则的另外一个解释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外企称呼自己的上司为“老板”是很有道理的,这些“老板”就像一些中小企业的老板一样,是真正可以左右下级命运的人。外企有着一些普遍的职场习俗,其中之一就是直呼其名――当然大多是英文名字。不谙个中门道的人,会把这些看成是外企职场民主的一个重要特征,然而这却是表象的。外企的上下级关系,恰恰是假民主真独裁。与内企职场不同的是,在内企的文化中,往往有更多的人情因素存在,他们的组织路线图也是发散型的,职场中人往往可以跨部门、跨层级的建立个人关系。在这种组织中,上级要压榨下级,他需要花费的成本极高,他要顾忌舆论的力量,别的部门的看法,也要顾忌再上层“领导”的意见。但在外企的圈子里,组织路线图却几乎是垂直的,部门之间的的沟通屏障犹如鸿沟,你的“老板”的“老板”在对你的“老板”还不是十分不满之前,也很少会与你交流。

 

所以,外企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民主实则封闭的组织圈子。你的职业命运就几乎是被你的上司所左右的,职场压榨也正是这种严重的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老板”可以利用这种不对称来对你为所欲为,前提是你需要外企的这份看似体面而又薪水不错的工作。

 

工作和尊严,这往往是外企职场所不能兼得的两样东西。这些看似光鲜的职场背后,隐藏着许多外人所不知道的肮脏交易:奴颜卑膝、无尊严的上下级关系、职场性骚扰、贪污和腐败……

 

瑞贝卡需要的是逃离外企

为什么“逃离外企”会成为一种潮流?我相信即使瑞贝卡下一份工作依然还在外企,但那也不是长久之计。她离开前一份工作时的邮件,用的是中文便证明了她心中的这种矛盾。

 

外企的中国职员似乎总生活在这种割裂的环境中。白天,她叫Rebecca或者叫Mary,晚上,她则是孙晓红、李晓红或者是别的什么晓红。他们可以入住五星级的酒店,享受每天的餐费补贴,出租车也都可以实报实销。但是在这些光鲜的另一面,他们却依然拿着其实并不怎么高的薪水,尤其和外籍员工相比,差距尤其巨大。他们不能像公务员一样享受稳定的工作和隐性的福利,他们所有的收入都是透明的,甚至,是透支了未来换来的;他们也不能享有外籍员工所在国家的高社会福利。他们在职的时候是令人羡慕的白领,失业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了。谁又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沦为瑞贝卡呢?

 

很多人在评论《逃离外企》这本书或者是“逃离外企”这个现象的时候,喜欢把做个事情说成是一种牢骚或者一种无奈。但我不这么看,逃离外企是一种凤凰涅槃,是一种对职业生涯的再思考和重生。

 

面对“邮件门”,人无非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接受老板的训斥,痛改前非,做一个职场的“浮士德”,以自己的尊严来换得薪水。另一种是和瑞贝卡一样,用愤怒来维护与表达自己的尊严,这样做固然会失去这份工作,但是人生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据说已经有民企老板向瑞贝卡发出了邀请,不管最后事情是否成功,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瑞贝卡并不会因为得罪了一个无良“老板”而走到事业的尽头。当《逃离外企》中的李白对他那无耻的总裁“酒色夫”说出“我不干了”的时候,他也和瑞贝卡一样,告别了过去,换来的是一份崭新的事业。

 

没有尊严的工作永远不会成为自己的事业,没有尊严的在外企活着不如干脆逃离外企。工作,不是为了让别人看得舒服,重要的是自己有没有成就感;一个英文名字和满邮件的英文对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并没有本质的益处。工作的要义在于获得成就感和获得尊重,如果无法做到这两点,你无论在什么世界500强工作都是无用的,那工作只是一张画皮!

 

瑞贝卡选择了用中文邮件来回应把公司当作家天下,把员工当作丫鬟的陆纯初,李白用逃离外企来回应同样无良的总裁。XX中国的员工终于开始了觉醒的第一步,金钱、待遇和各种福利,这些都比不上尊严的重要。

 

如果明白尊严的重要,他们就会开始新生的第一步。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