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俞雷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首批获得中国证监会资格认证的注册分析师,浙江大学经济学硕士,高级程序员。1991年华东师大计算机本科毕业即进入证券市场,在股民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声誉,其中在新浪"谁是最受欢迎的股评家"调查中列前三位、在中国证券网"股评家排行榜"791位股评家及机构中排名前五位。

网易考拉推荐

1979年的中国:宾馆服务业  

2006-11-28 08:23:09|  分类: 中国营销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写1979年的中国营销史时,我写到了宾馆业,物价和分销体系,广告业这些,还有一个三十年中国的环境描述,1979年的篇幅颇大,有2万字。不过这些文字不一定都会在出书的时候发表。查阅旧资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甚至还查到了79年广告的价格。

浙江新闻界的元老杜老给我发来一封邮件以示鼓励,历史写法需要运用很多新闻写作的技巧,这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最近正在学,除了请教杜老以外,另外我在看一本书《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

这是杜老的邮件:

。。。。,初步印象是材料丰富;视野宽广,立意也比较清晰。说明你看了大量的书,收集了丰富的资料。在青年人面前,我时时都感到孤陋寡闻的缺陷。虽然你引用了那么多的资料,但让人并不感到繁琐、拖拉,说明你选材比较精当。这种写法最容易犯掉书袋毛病。

就这样大胆地写下去吧!提点建议:适当地增加分析和议论,以突出主题。自然是从材料出发,画龙点睛式的,这样就不会材料观点两张皮。所引的材料要有重点,不可太多.我的想法是宁肯少而精,以少胜多.我阅读的习惯是喜欢明快.

总之一句话,文无定式,贵在创新.你认为怎样便于扬长避短,写得酣长,就怎么写.

杜老邮件中提到的“增加分析和议论”这是我最担心的一点,我的想法是尽量不要做评论,但我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

 

197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周年,改革已经吹响了最初的号角。一些行业逐渐在沉睡中复苏,一些行业则迅猛发展,比如广告业。物价开始松动了。世界更多地注意到了这个在东方的正在变化中的古老国度。市场营销这门课程,悄悄地进入了大学的课堂。

宾馆业

“永别了,兰兰”。日本东京最大的上野动物园,1979年的9月20日,小姑娘、家庭主妇、外交官和其他人等,这天下午都蜂拥来到这里,参加一年一度的为过去一年里动物园死去动物的追悼会。这年来的人最多,甚至包括了中国大使馆的官员。中国送给日本的雌性大熊猫兰兰的猝死,使得这次追悼会意义特别。

这一年的中日关系似乎正处在蜜月期。来为兰兰悼念的中国大使馆一秘宣读了北京动物园负责人的唁电,这样的唁电日本官房长官田中六助也有一封“她不幸死去了,但是她是在日中友好作出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贡献之后死去的。”

为了“中日友好”而来到中国的日本人这一年似乎也特别多。小船义男就是其中一位,这些日本人从日本的角度感受到了当日的中国,宾馆业也从此时开始向市场化逐渐地缓慢转型。

小船义男这样的外国人当时到中国来只能住在那些专门接待“外宾”的宾馆。这样的传统还会持续很多年。

中国已经注意到办好旅游事业和办好饭店的重要了,但是依然存在很多的阻力。就在不久以前,对服务行业依然灌输着另外一些革命思想。“我们不是侍候人的!”“不为资产阶级服务!”“让资产阶级老爷小姐自己也劳动劳动!”然而现在,中国的宾馆服务业正在竭力消除这些口号所带来的恶劣影响。

中国人在那时还很少有和蔼可亲的笑容,至少宾馆服务业是如此。小船义男很意外地在北京碰到过一位爱对客人笑笑的年轻女服务员,在小船看来,这种笑是自然的,而且给他这个远道而来的人带来了一种亲切感。但当小船从外地再次回到北京的时候,这位年轻女服务员的身边多了一位与她形影不离的四十岁左右的大婶。这位大婶不知为什么总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小船显然很不喜欢这个人,甚至把她描写成“像哪个人欠了她什么债似的,而且说话粗声粗气”。这位大婶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严肃点”,这样一来,那位年轻女服务的笑容就再也看不见了。

包括一些国际俱乐部在内的京津各个饭店和餐厅的服务员此时还有一种“奇怪”的毛病,就是喜欢在一起聊天或者对顾客评头论足,当然,这不是在下班时间。顾客有时候会大声喊“同志”来叫他们,但他们似乎很难听得见。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喜欢背对着顾客,或者在顾客用膳的时候站在他们的身后。小船义男在上海访问的时候,甚至感到自己是被这些服务员“包围”了。小船忿忿地在香港的《七十年代》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并且提出了很多的改善建议,这些建议在我们今天看来,只是一些服务业的基本常识,但在当时,要改善恐怕还要等上很多年的时间。

和当时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宾馆服务业不同的是,中国的服务员有很多是大爷大娘级的,甚至还有孕妇。这让国外来的旅游者很不适应,尽管出于社会制度的不同,这些外国人并没有就此过多地提出意见,但看到和自己父母年纪差不多的人给自己端饭送菜、端酒递茶,跑来跑去,心里总感觉不是滋味。

倘若这些外国人还想从“友谊”的角度出发,问问服务员们的贵姓,在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得到一些颜色“跟你没关系”。中国的服务员那时候大多数还有一些编号,这让人想到了战争或是“白色恐怖”年代为了安全掩护而不得不使用代号暗语的非常措施。

小船义男有个从东京外语大学学中国文学专业毕业的同事,中文很不错。他是1979年小船义男中国之行的同伴。他显然是把日本人的电话问候用语带到了中国,有天早上,他想打个长途,刚接上总机(那时候中国的长途还不能直拨,必须由总机接驳),他习惯性地说了声“早上好”。结果,电话那头的女电话员马上回了一声吼叫“想干什么?”这一喊吓得他马上挂上了电话并连声问小船“我说错了吗?我不能问好吗?中国人不说早上好吗?”……看着这位可怜同事又吃惊又伤心的样子,小船无言以对。许多年以后,当中国人见面打招呼把“你吃了吗?”都改成“你好”的时候,当打开电视,甚至满世界的电视广告上都是“早上好”“GoodMorning”的时候,不知道今日的小船义男又会有何种感想。

但至少在当时,这个在小船心目中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这个勤劳、勇敢、智慧而又有高度文化和修养的伟大民族的服务行业,给小船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服务员还有一个更坏的习惯,就是喜欢时不时地进去客人的房间。送开水或是有点别的什么事,他们不管有没有得到客人的允许,就会“咚咚”两声便推门而入,甚至有时候还是不声不响地进去。但1979年的北京饭店已经出现了一些改变,外国旅游者终于发现了“请勿打搅”的中英文牌子,可以让客人随意挂在门外的把手上,这一点已经和国外的饭店一样了。尽管这样的饭店不多,但外国旅游者还是看到了事情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中国的饭店此时大多数还不能自己锁门,起码服务员可以从外面自由地开进来。北京饭店虽然是个例外,但天津饭店、上海饭店这些都没有锁。上海的饭店是一层一把万能锁,但是服务员为了自己的方便却总是不上锁。

中国一些大城市的饭店此时已经有了不错的硬件设施,而且容量也颇具规模。但有意思的是,每座饭店却总有不少房间是留给工作人员居住的。这些涉外饭店已经开始招待“内宾”了,然而大多数并不是国内旅游者,而是参加某些会议的代表或是高干。

饭店的一些细节显然也不能达到国外旅游者的要求。北京饭店此时刚装修了新楼不久,设备是一等的。但是其它的饭店就差远了,灯光太暗,大多数装修也很陈旧,有些盥洗室的池子、水龙头也已经破损,甚至有些饭店的电话根本无法打。1979年到中国的外国旅游者怀疑这些饭店的床单和毛巾也不是天天换的,而且还是在没有冷气设备的炎热夏季。

餐饮也不能令人满意,即便是最高级饭店的餐饮部,做的菜也常常不合客人的胃口,那时候大多数的牛排也是嚼不动的。吃饭需要用又粗又长的筷子,这种筷子被日本旅游者叫作“准长沙式筷子”,小船义男颇有点傲慢地在他的文章中写道,使用这种筷子的人只能是粗汉和叫花子。在使用“准长沙式筷子”的同时,这些旅游者还只能用脏兮兮的桌布和有缺口的碗碟杯盘。

此时出租汽车已经出现了。北京的出租汽车用的是日本的丰田轿车或是国产的上海牌。出租车司机的服务态度还是不错的,只要他们在上班。但在他们快下班或是要吃饭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在这个时候想要叫车颇有点像今日的中国大城市下班高峰同时也是出租车交接班高峰的时候。“时间长了可不行”,“我还没吃饭呢”,“晚了就没有饭吃了”,这些出租车司机不管你是谁,都会掉转车头,一走了之。

这时候还很少有旅客指南,无论是饭店设备、出租车使用或是游览场所都很少有资料。一个初到中国的人,仿佛进了无门之林,完全不知道东南西北。

娱乐生活在1979年是贫乏的,电视机在中国仍然是奢侈品,除了北京饭店外,其它很少有饭店配备了电视机。来中国时间长了的外国人一到晚上就不知道如何打发时间,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聚餐喝酒,甚至早上也猛灌啤酒。此时还很少有外国人愿意到中国来常驻,甚至一些常驻的人还因郁闷而患上了“北京病”——一种当时因为无聊而产生的情绪。但若干年之后,这些外国人的工作就会变成一种美差。

香港人开始关注中国大陆的宾馆业市场,就在这年的1月,56岁的香港商人霍英东开始与广东省政府接触,他提议要在广州盖一家五星级宾馆——白天鹅宾馆,他投资1350万美元,由白天鹅宾馆向银行贷款3631万美元,合作期为15年。这是建国后第一家内地与香港合资的五星级酒店。那时候的霍英东最怕的是大陆“政策突变”。但是,当他2006年逝世的时候,遗体上覆盖着的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他的最高职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协副主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